港币对人民币汇率,「东台回忆」忆放牛,金刚

  去省会出差,一个人在旅馆里孤单难眠,觉得这国际好像空阔了许多,孤寂了许多。

  卧室里只要一张床、一把椅子和一台电视机。我拉过椅子,垂足而坐,猛然想起四十多年前在家园席地而坐,与土地肌肤相亲的放牛情形了。

  那是一九七七年的夏天,我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。父亲怕我一时干不了体力活,姑且让我放牛。

  走出学校门,我成了放牛娃,便感到一种思接千载、行跨万里的时空逾越,有一种共同的赋有、充分。这赋有,不会沟通,不会扮演,也不会丢掉;这充分,自有百滋百味在心头。

  那时,我和心爱的牛天天在一起。我高歌,它戏水;我诵诗,它漫步;我郊游,它耕耘;我读书,它放哨。

  可命运常常玩弄人,玩弄起来又是那么残酷无情。那年秋天,我第一次参与高考落第了。

  失落后的孤单真实让人尴尬。

  走过浓郁的荫影,时刻在它上面洒下新的光点。每逢我来到溪边与牛相伴时,心底总会泛起一种奇特的爽心悦目、通体轻松的感觉。

  乡下的溪边,是坐景读书的好地方。蓝蓝的天空中有一群鸟儿在自在的翱翔,明澈见底的溪流正飞快地流动,柔软如毯的草地上,几只蝴蝶在快乐地舞蹈。我结床于溪边的草地,拥书而卧,感到非常的惬意。而此刻的牛,它正凝思屏气,打量着四周,俨然是构筑了一道防地,给我增添了一种意境,一种深邃的情感。我好像来到了世外桃园

  或许,只要这时,人们才会觉得全部烦恼、功利、争斗,都显得那样的疲倦,那么藐小。

  是啊,只要这时,我才会感到牛的忘我,才会感到人生的价值。

  第二年高考,我榜上有名。临行前的一天,我来到了溪边,向牛离别。晴朗的天空中,好像落下了几滴泪水。而此刻的牛,好像轻轻地向我抿嘴浅笑,可眼角上却潜藏着泪花。我知道,它把对我的爱情和思念埋藏在自己的心灵深处。

  在校园里,每逢夜深人静的时分,就会想起我的同伴牛来,心里便涌起一股热浪,一种莫名的思念。

  后来,父亲写信告诉我,我那头“铁哥儿”已远嫁他乡去了。

  四十多年过去了,前史还存在,牛的身影还存在,但牛的身躯已不复存在了。

  这段往事很普通,普通得如脚下的尘土,一阵风吹过,便找不到它的踪影,但留给我的,却是永久的思念。

  我爱那明澈的溪流,它是那样的温馨静寂与柔美,常常浮现在我的脑屏上。

  我爱那绿色的草地,它绿得扣动你的心弦,让人心旷神怡。

  我更爱那头牛,它没有声嘶力竭,也没有故作洒脱,但它却具有谁也抹不去的心灵国际。